在李文海看来

2020-02-05 09:06

在李文海看来,即使在经济增速放缓的阶段,如果低收入人群能够充分参与经济增长过程,更多分享到经济增长成果,收入差距也可以缩小。在经济新常态下,不能以保持经济增长为借口,延缓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步伐,减轻改革的力度。

北京师范大学收入分配研究院执行院长李实表示,经济增长速度与一个国家收入差距变化之间不存在必然联系,引起收入差距变动的不是经济增长速度,而是增长方式,即是包容性增长还是非包容性增长。

冯乃林介绍说,2014年,我国国民经济在新常态下保持平稳运行,当年全国有19个地区上调最低工资标准,平均增幅为14.1%;23个地区制定了工资指导线,工资增长基准线普遍在12.4%左右,这些政策措施也为工资水平继续增长奠定了基础。

财经评论员李文海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落实到个人和行业上,收入差距肯定不可能消弭,并且,受到经济大环境影响,有些地区就业人员收入也会下降或者上升较快。

冯乃林还提到了行业间平均工资差距仍然突出的问题。2014年城镇非私营单位首次有两个行业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突破十万元,分别是金融业,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平均工资分别为108273元和100797元。

但从此次发布数据看,虽然私营单位平均工资增速快于非私营单位,相对差距略有缩小,但两者绝对差距仍旧在扩大,2014年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仅为非私营单位人员的65%。

不可否认的是,尽管已经有所改变,但我国在收入分配问题上仍需做相当多的功课。根据国家统计局的估算,全国收入差距的基尼系数从2008年的0.491下降到2014年的0.469;城乡之间居民收入差距也有所缩小,城镇居民人均收入与农村居民人均收入的比例从2008年的3.3倍下降到2014年的2.9倍。

国家统计局人口和就业统计司司长冯乃林说,从每个人个人角度来看,工资水平及增长速度均会因所属单位的行业、地区、性质,及个人所在岗位的不同而感受不同。

“但有些问题可以解决,比如同一行业私营单位和非私营单位存在较大收入差距,这肯定有不合理的地方。”李文海说道,这背后就需要探究这种差距是否来源于市场配置,是否存在垄断的因素等。

而2014年城镇非私营单位和城镇私营单位最高行业与最低行业平均工资分别相差79917元和24182元,而去年为相差73833元和19415元。

 
;